當前位置: 首頁 >> 過濾設備

中國製造業轉型升級的新思維和新途徑

2019-07-16 1人讀過

中國製造業轉型升級的新思維和新途徑

麵對中國經濟發展的新常態和不確定的世界政治經濟環境,中國正在通過持續的供給側改革和技術創新,轉換經濟增長方式以實現經濟結構的轉型升級,並通過進一步的對外開放提升競爭力,保持經濟的持續穩定發展,建設經濟強國。

經濟結構的基礎是產業。以製造業為核心的實體產業是國家經濟發展的基石。但是,世界金融危機以來,中國經濟明顯地金融化或虛擬化,實體經濟麵臨嚴峻困境,這已經危及經濟持續發展的基礎。為此,需要創新思維,突破困局,以穩固經濟發展的基礎並激發其潛力。

轉型升級的框架

經過建國以來尤其是改革開放30多年的建設,中國已經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是,這隻是更多地表現為總量或規模,實際競爭力並不強

中國製造業轉型升級的新思維和新途徑

,尤其是主導產業。2017年《財富》雜誌“世界500強”排行榜中,中國企業已經達到115家。但是,製造類企業尤其是創新型企業比較少。

麵對新一輪的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中國製造業麵臨著嚴峻的轉型升級壓力和挑戰。作為後起國家,應該充分利用後發優勢,產業與金融相結合,整合全球資源,更有效地趕超世界領先水平。

在當前條件下,中國製造企業的關鍵突破方向應該包括“改革”、“發展”、“創新”及“國際化”。“改革”主要通過市場化機製解決企業的產權製度、經營機製、治理結構、激勵與約束機製及已有資源的整合問題,提升經營效率和活力;“發展”主要解決企業規模和業務及市場的擴張問題,調整和優化業務結構和布局,做大規模做強能力,提高抗風險能力;“創新”可以使企業更好地滿足甚至引領市場需求,並構築更高的競爭壁壘;“國際化”可以獲取和利用國際資源、技術、品牌、渠道和市場,在世界範圍內配置資源和優化布局產業價值鏈。

在轉型升級框架中,“改革”和“發展”是基礎和重點。而且,這四個方向互相影響和聯動。例如,隻有“改革”成為真正的市場化主體的企業才可能“發展”,才有更大動力去“創新”和“國際化”;企業的“國際化”活動可能作為外力推動其“改革”、“發展”和“創新”。企業應該同時關注這四個方向。當然,不同的企業及其所處的不同階段,其關注的方向或重點會有所差異。

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包括風險投資和並購基金)可以支持企業在前述四個方向的突破。作為投資創新工具,發揮金融對實體經濟服務的作用。從“改革”角度來看,投資基金作為市場化的財務投資人進入企業,可以盤活存量資產,改善其治理結構並引入市場化的激勵與約束機製;從“發展”角度來看,可以為企業引入資金、技術和渠道等關鍵要素,並通過重組並購,更快地擴展市場規模和業務範圍等;從“創新”角度來看,可以支持企業的技術和商業模式的創新,更好地掌控未來新業務和技術及市場機會;從“國際化”角度來看,可以更廣泛地為企業引入國際資源,包括技術、品牌、人才和渠道等,增加其市場價值。

在開放中轉型升級

產業競爭力的關鍵是技術創新。科技創新不僅需要自主創新,也應在開放環境中學習,利用已有世界技術成果。中國應繼續通過對外開放,跨越傳統的“市場換技術”、“資本換資源”方式而實施適應當前經濟發展狀態的“資本與市場換技術、換智力”的“創新驅動式”開放,從傳統主要關注投資標的或合作對象的曆史表現與現有價值的“摘果實”,轉向關注產業未來應用與發展價值的“找樹苗”;通過境外並購和引進海外投資快速獲得世界領先技術,推動國內技術能級的提升。同時,利用中國大國市場的規模經濟和範圍經濟及低成本的人力資源數量優勢,在若幹同一起跑線產業領域進行彎道超車,例如IT、移動支付等。

“走出去”的海外投資和“引進來”的外商投資都可以為中國帶來國際領先技術。即使國內合作方對於投資項目不一定具有控製力,但是投資項目的管理參與及其廣泛的溢出效應也會有利於國內企業的技術能力提升。同時,“走出去”與“引進來”相互聯動。通過“走出去”將國外先進技術與經驗引入中國,提升國內企業能力;能力提升後的中國企業將更具“走出去”的實力。

投資基金所提供的並不僅僅是資金,更多地是由它所帶來的相關資源的支持,包括技術、人才、管理、市場、產業鏈整合等。在常規的投資基金基礎上發展出來的科創混合母基金包括直接投資、跟隨投資和合作投資三種方式。第一,投資子基金,在全球主要科創集聚區精選並投資於若幹家在全球科技創新領域中擁有穩定、優異財務回報的風險投資基金,由這些基金再廣泛尋找並投資於有前景的新創領先高科技項目或標的。第二,跟隨投資,跟隨投資與中國經濟結構轉型升級相關的領先技術項目,增加其在特定項目上的影響力或控製力,進一步提高其財務回報水平。第三,合作投資,與國內產業投資人合作投資於那些具有巨大中國市場價值的項目。

與企業的直接海外並購比較,科創混合母基金的政治敏感性較低,作為社會投資人,更容易通過所在國家的投資審查;相對於產業戰略投資者,通過廣泛的募資,投資成本更低,風險也更低;相對於隻是收取傭金的市場中介機構,投資基金可以與投資方或收購方共同成長,利益相兼容。

與直接投資的基金比較,科創混合母基金的戰略優勢在於產業發展的戰略前瞻和戰略布局,兼顧戰略收益和財務收益;資源與能力優勢在於具有全球化的運營和融資能力,豐富的跨國投資經驗、產業公司管理和並購整合經驗;業績優勢在於通過挑選並投資於全球最優秀基金管理人,建立當地的巨大項目絡,撬動當地的資本和團隊,同時從總體上降低投資風險並提升財務回報水平;通過子基金的階段性投資,預知項目價值,降低項目的直接投資風險;在項目覆蓋度方麵,相對於單隻投資基金,具有更大範圍的搜尋和覆蓋能力,可以更廣泛地了解或掌握世界前沿關鍵技術。

以海外市場為投資方向的科創混合母基金可以在國內或國外直接募集資金設立,以人民幣或外幣的形式在當地或中國投資,支持海外項目進入中國,或中國企業到海外投資。從“走出去”的角度來看,母基金可以在更大範圍內,以更低的成本和風險,為中國企業找尋合適的投資標的,並進行有效的並購後整合和當地化運營。從“引進來”的角度來看,母基金可以通過其廣泛的項目渠道和絡及與優異投資基金的合作,選擇並引薦技術領先的海外項目進入中國市場,並為其提供中國落地與發展的全麵支持,包括產業園區配套、人力資源、技術研發、市場渠道、融資等。同時,基金直接或間接所投項目之間可以形成某種形式的聯動,從而可能創造出產業鏈的整合效應或整體價值。

科創混合母基金推動轉型升級

作為產業型的投資基金,它不同於隻關注財務回報的財務型投資基金。海外科創母基金結合母基金和獨立投資基金運作的優勢,突破其各自的局限性,打出“組合拳”,更有效地引進海外先進技術,提升中國掌控或集聚國際先進技術的能力,支持產業結構的轉型升級。

通過母基金—子基金—項目的方式,科創混合母基金發揮其乘數效應,大規模地放大或撬動世界科創資源絡,建立全球科技創新最前沿的係統神經絡,最大限度地追蹤前沿和關鍵技術,采世界之所長,為中國之所用。應用國際先進技術改造國內現有業務或拓展新業務,實現產業鏈的全球布局,提升中國產業的國際競爭力。

從產業發展的角度來看,投資基金可以將國際先進的科技和商業模式與中國要素相結合,從而創造出巨大的、特定的中國價值。許多海外領先技術和商業模式受製於其規模有限並增長緩慢的市場,而中國正處於快速發展階段,並且擁有梯次明顯、規模巨大的大國市場,強大而成熟的製造能力、豐富的資本和資源。事實上,中國故事已經被國際市場所認可,並成為許多國外項目增長的催化劑,也成為海外資本進入中國或接受中國資本並購的重要原因。

從國家所倡導的“一帶一路”戰略來看,沿線國家和地區基本上都是發展中國家,其經濟與科技發展水平大多接近甚至落後於中國,這對中國企業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國際化機會。中國已有的成熟技術和過剩產能基本上可以直接輸出,轉移生產能力,擴展市場,同時推動國內產業結構的轉型升級。由於“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大多相對落後,所以許多國際先進技術難以直接應用。中國可以在引進國際先進技術並進行本土化的適應性改造基礎上再輸出,即通過“引進—消化(轉換、改造)—轉移”的路徑向“一帶一路”國家和地區投資,拓展國際市場,提升國際化能力。而且,“一帶一路”國家和地區並非處於同等技術水平,同一技術可以進行梯度轉移。

地方政府和企業可以利用科創混合母基金的功能與優勢,集聚或杠杆國內外資本,引進適合於中國產業發展需求的創新技術或項目,促進地區經濟及企業業務的轉型升級,並在開放環境中增強產業自主研發能力,提升產業價值鏈的全球位置,加快中國製造與創新能力的建設,盡早實現“中國製造2025”的戰略目標。

(路躍兵,睿道華高工業創新研究院董事長、華業長青智能製造管理谘詢公司董事長、睿道資本董事長;蔣學偉,睿道資本合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