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閥門

刀具打假誰動了我們的奶酪

2019-09-11 0人讀過

  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的站上公布了這樣一則消息:“常州市質監局查獲大批假冒‘上工’牌工具產品”,消息指出,常州市質監局、常州市公安局在有關單位的配合下,對常州金橋市場進行了聯合突擊檢查,現場共查獲假冒“上工”牌的鑽頭126658支、錐鑽8176支、遊標卡尺 把、板牙10把、銑刀20把,貨值金額達40餘萬元。 這也是國家質檢總局在其站公布的惟一一則刀具打假方麵的消息,相比而言,作為主要當事方的上海工具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工”)則顯得相當積極,查閱了近幾年各媒體對刀具打假的報導,雖然總數不多,但上工卻頻頻出現在各地的打假行動中,了解到,上工為此還專門成立了法律部,可見作為老牌的工具企業,其維護本身品牌的意識。

  近日聯係到了上工法律部負責人,該負責人詳細介紹了上述常州打假行動的具體情況。據稱,此前上工根據公司銷售人員反饋的相幹信息分析當地市場狀態時,發現當地極可能大量存在假冒產品,而且上工在當地市場的銷售也略顯困難;於是,相幹人員對當地市場進行了細致的摸底調查,終究協助有關部門對常州金橋市場的重點目標進行了突擊檢查,檢查中發現有15家攤位正在銷售假冒“上工”牌工具,執法人員對所有假冒“上工”牌工具進行了異地扣押,並對這15家攤位進行了相應的處罰。該負責人稱,之後在繼續尋覓製假源頭上卻未能有很大進展。

  無獨有偶,2006年12月,杭州一家媒體也報道了當地工商部門查處假冒刀具的事件:蕭山區工商分局在對該區商業城內電機市場進行檢查時,發現一家機電設備有限公司經銷的“六六”牌44個品種、 712支刀具涉嫌假冒,案值近6萬元,“六6”牌注冊商標所有權屬於杭州機床集團有限公司。

  聯係到了蕭山區工商分局以及商業城工商所,該所王曉焱所長介紹說,當時並不是常規檢查,而是杭機團體方麵在了解到相關情況之後,主動與工商部門聯係的,屬於雙方聯合打假。

  當問及對刀具等工業品如何打假時,王曉焱稱,“工業品不像平常消費品會有很多消費者舉報,目前主要是靠產品遭仿冒的生產廠家舉報或售假者內部、同行舉報。現在不法分子造假的能力也提高了,而且對工業品我們一般很難分辨真假的,很多時候可能還要靠質檢部門進行一些檢測,廠家有可能出於一些緣由也不願意告訴我們到底如何區分。”

  這是一個與上工在常州打假雷同的案例,不過一個是異地打假,一個是在本地,兩個案例卻都未能查出製假窩點。王曉焱坦承,“我們的權限也隻能是控製轄區內的流通領域,現在經營戶也都有反偵探的能力,很難清查,所以大多都是廠家有目標地來打假。”就在采訪當天,杭州機床團體方麵再次聯係了蕭山區商業城工商所。

  查閱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的有關專項行動的內容,並沒有發現任何與刀具相關的部分,隨即聯係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發言人,想就此問題進行采訪,而該局宣揚處的工作人員告訴,目前有關業務部門的確沒有授權發布有關這方麵的專項行動。

  很多人都知道,在工業品的商業流通領域裏,假冒偽劣現象其實十分嚴重,甚至到了每一個名牌產品都有人在“仿”、都有人在“冒”的程度。盡管媒體報道不多,但從相關方麵了解到目前刀具假冒偽劣的情況並不少見,各刀具廠家也都在不斷奔赴各地打假。企業之所以要花費大量的本錢到各地打假,正是因為假冒刀具不但擠占了正規廠家的市場,侵犯了其商標權,更嚴重的是假冒者正在摧毀正規廠家多年積累的品牌。但另一方麵,由於打假本身會給企業增加一定的成本,一些企業可能因此而放棄打假的訴求。

  同時,對刀具使用者而言,假冒刀具帶來的問題也不可謂不嚴重。假冒的刀具質量沒法保證,壽命短,一些劣質品一旦切削速度高起來很容易斷刀。上工在對一些仿冒產品進行物理性能測試後發現多數仿冒品都是采取低合金高速鋼,“而我們所生產的高速鋼產品都是完全符合相關標準的標準高速鋼。這些劣質仿冒品如果用於木工加工可能還能勝任,但是正常的金屬切削生產加工根本無法滿足。”

  國內某內燃機企業一次性購進的4000多個可轉位刀片中,竟有90%存在內部裂紋,使用時刀片極易破碎,致使生產根本無法進行,但這些刀片無論是外包裝還是外觀,都和正規廠家的沒有區分。

  西安黃河挖掘機廠生產部負責人一樣認為國內假刀具太多,他們之前在零星采購時經常會發現假冒刀具,有時遇到仿冒比較像的,采購人員都難以辨認,但在使用時會發現刀具壽命、斷口情況都存在問題,從而影響了正常的生產;為盡可能減少類似的零星采購以避免假冒刀具進入生產,他們如今都是直接與廠家簽訂全年合同。

  如此種種,但刀具打假卻並沒有引起有關各方的足夠重視。到底是什麽使得“打假”始終不見大的成效?

  根據上工法律部掌握的證據,仿冒上工品牌的製假基地多集中在浙江溫嶺和江蘇丹陽等地,贗品會被批往全國。上工也曾經聯合有關部門端掉了幾個製假窩點,但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近年來製假售假的水平也在提高,一方麵,不再是從生產到貼簽到銷售整條線作業,甚至是由國內一些稍有名氣的工具企業生產一些無牌的產品,然後交由經銷商進行各種品牌的包裝、貼簽,而這一關鍵環節很多時候可能是在民房裏進行,周期短,流動性強,確切帶來了一定的執法難度;另一方麵,仿冒刀具從外形上的確越做越像,從產品外觀和包裝上一般很難辨認,了解到,目前甚至出現專門從事這方麵標簽印製的大量企業,連防偽標識都與真的沒有區別,防偽號碼都可以花錢買到。

  加上政府有關部門多采取被動打假的態度,不舉報不查,無證據不查,甚至出現官商勾結、地方保護主義,這一層的打假難度無疑又增大了。

  那末,識別假貨的難度真的很大嗎?上工法律部負責人稱,“其實最直接的辨認方式就是價格,稍有經驗的人就應當知道,正品的價錢不可能那末便宜。”

  打假的一大難點就在於用戶很少會舉報,甚至一些企業仿佛其實不反對假冒刀具,不僅知假用假,還會默許這樣的情況長期存在。

  國內整體水平其實不高的製造業的確對中、低檔刀具有著很大的需求,但低檔並不意味著假冒偽劣,無論如何,假冒偽劣不會有久長的市場,終究會害人害己。

  (來源:中華機械)

小孩積食咳嗽什麽症狀
個人用戶做微商城
寶寶脾虛怎麽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