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閥門

山東省三夏農機化生產正式拉開序幕

2019-09-11 0人讀過

  6月 日,山東省小麥收獲開機儀式暨小麥生產全程機械化現場會在濟寧市嘉祥縣的一片麥 舉行。嘉祥縣地處魯西南地區,是山東省小麥成熟與收獲較早的地區,選在這裏召開今年“三夏”小麥收獲開機儀式,標誌著山東省“三夏”農機化生產正式拉開序幕。

  都說“三夏”時節天氣變化多,果不其然,開機儀式舉行前一天的白天,嘉祥還是晴空萬裏,夜裏下起了蒙蒙小雨。第二天一大早,大家看著濕漉漉的地麵,擔心開機儀式不能正常舉行時,現實場景打消了我們的疑慮。隻見幾台大型小麥聯合收割機馳騁在麥 ,所到之處,麥穗全部被吞入“肚”中,粉碎後的秸稈被均勻地拋灑在田裏。從小麥收獲到秸稈還田全部進程由1台小麥收割機高質量完成,令現場觀眾發出陣陣驚歎。

  山東是我國小麥主產區,其小麥耕種收綜合機械化率高達到98.9%,冬小麥機收水平達到9 %,高機械化率為夏糧顆粒歸倉提供了堅實保障。在“三夏”開機儀式上,山東省農機局局長卜祥聯強調,各級農機部門一定要從保證糧食安全的戰略和全局高度,充分認識做好小麥機收工作的重要性,將組織好小麥機收作為當前重中之重的中心工作,高質量、高效率地組織好小麥機收會戰,著力打造“信息三夏、質量三夏、綠色三夏、平安三夏、愛心三夏”。

  “三夏”速度快了質量也不能丟

  張磊是嘉祥縣大張樓鎮的一名機手,平時和妻子在外麵打工,“三夏”一到,就和妻子一起回到故鄉為村民收小麥,妻子負責丈量作業畝數。見到他的時候,他正駕駛今年新購買的雷沃GE80小麥收割機為農戶作業。“現在‘三夏’時間愈來愈短了,原來能幹二十多天的活,現在從開始收小麥到結束也就十來天。這不,為了提高作業效力,今年新買了這台小麥收割機,條件好的地塊一天能收140畝,條件略微差一點的地塊一天還能收100畝呢。”張磊對今年新購買的機器很滿意,“早點幹完當地的活,我和妻子還要回城裏打工,兩邊都不耽誤賺錢。”

  嘉祥縣孟姑集鎮響水村惠祥農機專業合作社理事長李先榮是個85後,這個年輕的小夥子從事“三夏”作業隻有三年的時間。雖說他還算不上一個老農機,但是站在田間地頭指揮合作社車輛調度卻已十分老練。說起這些年“三夏”的變化,他總結了兩句話,小麥收割機效率越來越高,收割用時越來越短。他說:“原來收完一個村的小麥大約要十天,現在要是天氣好,兩天就能完成。”在采訪的時候,一個村民走過來對李先榮說:“先榮,我先回家吃飯了,不在這盯著了。”李先榮說:“好的,等收到你那塊地我給你打你再過來就行。”從村民的態度,看得出對合作社的放心,也看得出現在的“三夏”讓農民多麽的省心。“‘三夏’是合作社最忙的時候,這兩年,基本上是整村土地包給合作社。為了給村民提供更好的服務,我們就得一直盯著。現在的收割機技術已很成熟了,麥子稍微濕點潮點也不影響收獲質量。你看,昨晚下了場雨,今天能照舊作業。”李先榮說。在他看來,“三夏”進度加快,除了近些年收割機數量增加以外,小麥收割機技術升級提高了作業效率也是關鍵因素,同時也是打造“質量三夏”的關鍵。

  有這個想法的不隻李先榮自己,嘉祥縣大張樓鎮機手李瑞偉今年新購買了一台雷沃GM80型小麥收割機,他告訴,這款機器是今年4月份才上市的新型機器,操作便捷,液壓型走,各項功能都很給力。“昨晚下雨,今天早上麥子有一點潮濕,用這個機器也不影響收割,脫粒效果特別好。這機子,天氣好的時候,一天能收200畝地。

  今年已經聯係好了天津和河北的客戶,等省內收完就過去作業。算下來現在加上跨區機收的時間,全部‘三夏’差不多也就20天左右就結束了,非常快。”站在新機器前麵的李瑞偉笑容燦爛。

  據山東省農機局監督管理處處長賈建國介紹,今年,山東省小麥種植麵積為5700萬畝,預計“三夏”期間,全省共投入小麥收割機14萬台,整個“三夏”小麥機收為期半個月。近年來,“三夏”麥收進程不斷加快已經成為不爭的事實,隨著收割機數量的增加,農民為了搶收自家小麥站在路邊攔截收割機的場景已經一去不複返。與此同時,保證小麥顆粒歸倉,減損增效卻照舊是種植戶關心的問題。如何在保證收獲速度的同時,又能保證收獲質量,這就要得益於農機產品的技術升級以及小麥生產全程機械化鏈條的不斷完善。“據氣象預報,今年‘三夏’期間,我省將有兩次降雨過程,對此,省農機局已經製定了相應的應急方案,預備投入1.2萬台小麥收割機進行搶收。同時,全省各地分布著2000多台烘幹機隨時待命,確保小麥顆粒歸倉。”賈建國說。

  信息化融入農機化是大勢所趨

  “你那邊想用,我就調車。需要幾台?好的。”這邊掛了,高洪玉接著就撥通了合作社機手的,“你帶2台車過去,大概 0畝地,兩小時就能搞定。”今年70歲的高洪玉自1965年就開始從事農機方麵的工作,與農機打了半個多世紀交道的他,現在擔任嘉祥縣仲山農機專業服務合作社理事長。

  說起“三夏”,相信沒有人比他感觸更深。“我們合作社以提供農機作業服務為主,我的任務就是幫助合作社成員聯係作業定單。幾年前,每到‘三夏’,合作社就組織跨區作業隊,去河南、安徽、四川等地進行跨區作業。現在,跨區都萎縮了,今年我們就是打時間差,主要去膠東那邊作業。當然,也有去河南和安徽跨區作業的,但也就一兩台車,不會再像原來那樣組織跨區作業隊了。”跨區範圍半徑縮小,這是老高對如今“三夏”的一個感觸。“沒退休前,我是仲山鎮的農機科長,那個時候為機手聯係作業訂單,基本上都是我給各地打問是否是需要用車。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打開‘農機直通車’,就能看到哪裏需要作業機械。”正當對這位70歲的老人如此熟悉絡感到佩服時,他又拿出了,點開了一個“智能農機作業平台”的軟件。他一邊熟練地操作,一邊向介紹:“你看,這上麵有好多個模塊,比如秸稈還田作業、深鬆作業。點開秸稈還田作業,就能清楚地看到合作社社員今天作業畝數,和全部‘三夏’以來每個人作業的總畝數,非常方便。這還有個地圖,能夠清楚地看到合作社的機器目前在什麽地方作業。”

  “將信息化引入農機化是一個趨勢,信息化能夠大大提高農業生產效力。”賈建國表示,“今年山東省三夏的一個特點就是信息三夏,農戶可以通過APP像滴滴打車那樣,與農機手直接對接,效率。另外,現在很多小麥收割機上也自帶一些信息化裝置,方便機手作業。”

  年輕的農機合作社理事長李先榮也在今年的“三夏”感受到了信息化的好處,“今天我們就要加班加點工作了,上的‘e田科技’軟件提示,今晚有雨。這個軟件能夠提供天氣預警、發布跨區作業地點和路線,很方便。”李先榮說。嘉祥縣光明農機作業服務專業合作社理事長曹正濤今年“三夏”也用了“e田科技”軟件,“‘e田科技’提供的信息與短信、電視台提供的各項信息基本吻合,值得信賴。”他說。

  “綠色三夏”的戰場沒有“硝煙”

  每到“三夏”,鄉間就會掛滿各種秸稈禁燒的標語條幅,秸稈禁燒監查點的小棚子也成為一道獨特的風景。然而,要想真正做到秸稈禁燒,僅僅靠“圍追堵截”是不夠的。

  “像這樣的大型收割機,能直接把秸稈打碎拋灑在地裏,完成秸稈還田。”李先榮指著正在田地裏作業的雷沃GE70小麥收割機說。他隨手撿起一把被收割機打碎的秸稈,對說:“你看,這個秸稈打得非常碎,而且拋灑得很均勻,打碎到這個程度也基本上燒不著了。秸稈直接還田,不僅對土壤好,而且還節省了人力。有的小型收割機秸稈打得沒這麽碎,還需要人工把那些長秸稈歸整到一起,要不會妨礙接下來的播種。”

  “農民秸稈禁燒的意識都提上來了,秸稈還田能提高土壤有機質,對莊稼好。老百姓都願意找帶秸稈粉碎裝置的收割機幹活。”嘉祥縣紙坊鎮農機手馮建琉告知。

  “我省從201 年開始就非常重視秸稈處理,秸稈禁燒力度相當大,通過秸稈還田、秸稈綜合利用等途徑,解決秸稈燃燒的問題。”賈建國說。秸稈處理“疏堵結合”換來了“三夏”期間清新的空氣和湛藍的天空,現在即便是收割後的麥田也是滿目金黃,一處燃燒後的黑色都不見,真正實現了“綠色三夏”。 安全事故無小事“三夏”平安是福

  “每年合作社會對機手進行兩次大型培訓,其中一次培訓就安排在‘三夏’之前。在培訓中,重點回顧一下以前作業有什麽失事的地方,防患於未然。還有不同地方麥子成熟的情況、當年的市場行情,還要培訓一下北鬥定位怎麽使用。”老農機人高洪玉一直都非常看重合作社對機手的培訓,由於在他看來,培訓是最直觀提高機手安全意識、構建“平安農機”的重要手段。

  夏糧收獲是每年糧食生產的第一仗,也是農機化生產的一次大練兵,機手駕駛著農機“征戰疆場”,他們的安全是打贏這場戰役的關鍵。近年來,隨著“平安農機”創建工作的不斷推動,機手的安全意識也在逐步提高。將“平安農機”創建活動落實到“三夏”農機化生產的各個環節也不僅僅是句口號。在采訪中,機手們紛紛表示,參加了農機局或合作社舉行的“三夏”安全培訓,收獲頗豐,沒有人覺得培訓是走過場、弄情勢。“縣農機局在‘三夏’之前對我們這些農機手都有培訓,主要是對作業安全方麵的培訓,確實很有用,以前很多圖省事的毛病做法都被糾正了,安全事故無小事,自己平安,也是對家人負責。”張磊望著遠處正在丈量作業土地麵積的妻子對說。

  今年山東省農機局將做好“三夏”防火工作納入了構建“平安三夏”工作,很多合作社在“三夏”前對機手的培訓中都加入了防火這一項。“合作社每一年都有對機手的培訓,以往培訓內容主要是針對機手安全、機械操作、保養等方麵,今年我們專門為防火講了1課。‘三夏’期間,機手是與麥田接觸最多的,增強他們的防火意識,非常重要。”李先榮說。

  “愛心三夏”就是讓農民得實惠

  嘉祥縣高莊村將村裏的麥收作業全部承包給了光明農機專業服務合作社,據了解,這已經是承包給該合作社第二年了。據該村黨支部書記高玉燦介紹,村莊裏有勞動力的人基本上都出去打工了,過去,到了“三夏”,外出打工的人就必須回來收小麥,耽誤時間不說,還耽誤村民打工賺錢。高玉燦在這個村做了六年村支書,剛當上支書的時候,他就想辦法解決“三夏”外出村民必須回村的問題。“剛開始,村集體買了8台小麥收割機,但是問題逐漸凸現出來。因為是集體的機子,村民也不是很愛惜,用了沒多久,機器就不斷出現故障。而且,收割機更新換代太快,當時我們買的機器是最先進的,沒過幾年就落伍了,我們也沒有那麽多錢更新換代。”回想起過去的做法,高玉燦也很無奈。“從去年開始,我們就將全村的土地承包給農機合作社,作由他們統一收獲,統一運輸,作業費用由村集體承當。現在‘三夏’,每家每戶隻要有一個人在就行,與此同時,村裏還組織了小紅帽突擊隊,收到誰家就用廣播喊誰過來,省時省力。村裏 000多畝地,不到一個星期就能全部收完。”高玉燦說。

  曹正濤告訴,通常情況下,作業費用為每畝50元—60元,但是給高莊村依照每畝45元價格收獲,算是個“團購價”。另外,對村莊裏那些貧困戶、五保戶等家庭,合作社免費收獲、免費運輸,真正讓村民得到實惠。

  “三夏”期間防火是重中之重,防火工作也為高莊村的貧困戶提供了一份收入。采訪進程中,高莊村婦聯主任王雪娥剛從防火一線回村吃午飯,她胳膊上還戴著禁燒巡查員的紅袖標,她告訴,麥收差不多要七天,而防火則需要最少半個月。巡查工作要一直到田地裏出新苗才能結束。這麽長的時間被高莊村利用起來,高玉燦說:“村裏將貧困戶組織起來田裏防火,給他們每天20元的補助。讓他們在繁忙的‘三夏’生產中感受到一些溫暖。”

寶寶口臭
兒童健脾粥
熱淋清顆粒的功效怎麽樣